www.g22.com - 老子有钱娱乐官网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老子有钱

扩大内需要让民众有钱_评论频道_腾讯网

时间:2018-09-03 04:05:40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出口投资消费,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,如今出口疲软,自然而然喊出了“扩大内需”。但内需还包括投资和消费两个方面呢,是扩大投资还是扩大消费,要分个清楚!

  政府主导的投资是我们一直要反对的,虽然其拉动GDP立竿见影,但也弊端丛生,如今为了保住GDP几个百分点,就要将一直想舍弃的东西重拾回来?而扩大消费是我们一直想追求的,说穿了就是要让人民有钱,在危机之下,或可逼使一些平时难以推出的让利于民的政策出台,乃至给彻底改良体制带来机会。两条道路,走上哪条,大不一样……

  我们欣喜地看到,刺激经济的“国十条”其实是围绕着“社会保障”,但令人担忧的是实际执行中可能滑向“政府投资”, 因为对于注重短期的政策而言,“社会保障”的支出见效太慢,而直接财政投资的拉动效应会比较明显,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“社会保障”浅尝辄止,“铁公鸡”(铁路、公路、机场)大行其道,发改委门前的人头攒动已经给我们以提醒。“政府投资”多年来备受指摘,难道仅仅一个时机的不同,“烫手山芋”就能变成了“香饽饽”?…[详细]

  1998年受亚洲金融危机波及,中国经济增长急速下滑,为此中国实行积极财政政策,使得中国经济维持了8%的增长。但那一轮投资热,也为此后几年带来了至今未解的难题。比如说民间投资始终低迷,一个原因是政府投资挤占了民间投资空间;还有政府主导下的低效率投资,最有可能形成浪费、重复建设或权力寻租,98年高速公路大投资,造成28个省市的交通厅长落马…

  弗里德曼说过:自己为自己花钱物美价廉,别人为别人花钱物次价高。这说的是一个效率问题,政府投资相当于为民众花钱,普遍而言,这种行政配置资源的效率要低于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。其次,即便有时候政府投资是必要的,也还要讲个程序,中国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可以不经论证,不通过立法机构,不列明资金来源,便抛出如此庞大财政开支的国家,且民众无法监管过程…

  国内产能闲置,根源在于西方负债型消费导致中国产业规模过度扩张,而现在由政府出面投资基础设施,很有可能给未来造成更大规模的产能扩张,从而加剧了周期性调整的难度…

  如果政府增加开支,最终会压缩居民消费,压缩消费类企业的投资。相当于政府发行国债做多基建类公司,实际上是在做空消费类公司,如果政府的政策目标是要启动消费,就不能在经济下滑的时期,从事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,否则等于给消费品行业加上了一个更大的空头…

  近两个月来,世界经济金融危机日趋严峻,为抵御国际经济环境对中国的不利影响,必须采取灵活审慎的宏观经济政策,以应对复杂多变的形势。前三季度我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同比增长9.9%,已经跌破10%。

  为此,国务院确定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。确定加快安居工程建设等十项措施,总投资约4万亿元,其中今年四季度先投资1000亿元…[详细]

  国家发改委11月14日宣布,从明年1月1日起,取消或停止100项行政事业性收费,其中包括城市房屋拆迁管理费、暂住证(卡)工本费、新资源食品申请审评费等。此举为切实减轻企业和社会负担,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…[详细]

  “国十条”大打民生牌,几乎每一条都可以间接鼓励消费,但其局限性也在上面分析过了,所以直接减税减费才是更值得关注的利好,令人欣慰的是,一些千呼万唤的措施——如增值税改革与取消100多项行政收费,在危机“逼迫”下终于出来了…[详细]

  首先,2007年中国最终消费率只有36%左右,3年时间下降了19.4个百分点。而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,目前全球的平均消费率约77%。从国际比较看,目前我国消费率太低,固定资产投资率太高,积累与消费比例已经严重失衡。其次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稳定增长无法掩盖消费需求增长的疲态。进口增速大幅回落表明内需已有所萎缩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则是靠政府消费拉动的…

  消费其实不用“拉动”,不用“刺激”。物欲人人有,吃香的喝辣的,住好的,穿漂亮的,谁不想呵?关键在于你口袋里有没有钱。走到街头,叫卖糖炒栗子的声音富有磁性,别提多诱人。那叫卖声就是在“刺激消费”了。可是你口袋里没钱,或者虽然有钱,但那是留着养老,看病,交学费的,你敢动用吗?所以,百姓不是没有内需而是没有钞票。没有钞票,再怎么“刺激”也起不来…

  现有的循环无非两条:其一,居民没钱消费——总需求不足——企业开工不足——居民收入增长缓慢;其二,居民因为保障不足不敢消费——高储蓄——高投资(非民生方向)——民生供给进一步被挤压——居民更不敢消费。现在正是政府打断其恶性循环链条的时候。一句话就是要把利益留给劳动者、中小企业,把提供保障留给自己…

  走主要依靠内需的发展模式,也即改变国富民穷,让民众有钱消费,是中国经济规模扩大后的必然要求。就是没有金融危机,这种转向也势在必行。前期改革释放出的经济增长能量已在这些年的增长中得到实现,现在要继续发展不转向不行了,金融危机只不过让这种转向的需要更急迫…

  仔细研读“国十条”领衔的中央一系列排山倒海的举措,就会发现这既是应对危机的治标之举,更是深化改革和立足经济转型的治本之策,说明中央已经意识到了扩内需计划不能只是应急之举(如果只为应急,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建设空间巨大的非成熟经济体,挖挖修修确保GDP年增长达到8%绝非难事),而是要补上民生欠账,改革财富分配模式,但是良好的愿望要靠什么实现呢?…

  造成国富民穷的核心在于,最广大的人民未能参与到经济决策中。未来党和政府应对经济萧条的决策,必须将人民的意愿纳入到决策中去,这需要在事关人民利益的决策中逐步引入民主机制,最终从根本上启动政治改革。这才是启动消费的重点所在…

  周其仁教授认为“中国经济衰退几率等于零”,理由就是“如果国民经济由于各种原因——特别是由于外部冲击——遇到困难的时候,这就是改革的一个机会,因为这个‘逼迫’的力量就要来了”。现在看来,确实有些好政策被“逼”出来了(据称燃油税也马上要开征),如果能继续“逼”出一番新气象,走上我们导语中所说的第二条路,那还真是“坏事变好事”了……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